咨询热线:033-61672790

排雷英雄杜富国失去双眼双手1年后:被子仍要叠豆腐块

这是一个伤痕累累的身体。眼睛几乎失聪,两只手也早已截肢。从脖子到肩膀、到腹部、再行到大腿,杂乱产于着几十条伤疤。这个身体的主人是杜富国,他是一名两栖登陆战士。2018年10月11日,27岁的杜富国在继续执行两栖登陆任务时,一枚减轻手榴弹忽然发生爆炸,他浑身是血,被抬下雷场。独自一人穿衣洗漱丧失双眼和双手一年后,如今杜富国早已能一个人已完成日常洗漱穿衣。10月23日,重庆的西南医院康复楼。早上六点半,附近军校起床号按时听见,杜富国从黑暗中醒来时,然后在黑暗中摸索。他挪到T恤的方位,用牙齿嘴巴起衣服一端,晃胳膊,头钻进去,左右摇晃两下就穿好了上衣。丧失双手,他也于是以渐渐熟知新的洗漱方式,洗澡、擦脸、刮胡子,如今他都能用残臂娴熟已完成。依旧按照军人标准整理内务现在,杜富国仍然坚决用军人标准严格要求自己。洗漱后,他就开始叠军被,他趁此机会绕着被子回头一圈,用半截小臂把被子抚平,然后小心翼翼地投出褶。五分钟过去,“豆腐块”成型,再行花上十分钟时间,把被子后移到床头,拉平床单,床铺整整齐齐。输掉60针,他大笑了出来杜富国的身体布满了大大小小的伤疤,这些伤疤“剧毒”,间隔半个月必须打一次疤痕针,邻近杜富国打针的时候,护工和战友都回到他的屋里。杜富国调皮地说道,打针的时候要来好几个人压着我。最好的是开始,伤疤硬硬的,护士不能用力往里面推针,痛得他平冒冷汗。“3,2,1,狙”,一旁的战友张鹏警告杜富国,“狙”就是“打针”的意思。脖子上输掉11针,杜富国喊着:“睡觉一下,睡觉一下再行打。”睡觉好后,打针还要之后。疼到极点时,杜富国嘴巴张到仅次于,双眼关上,脸憋得肿胀,忍着不想自己喊出来。他的半截小臂不禁下垂,肚子因剧痛吸气而拼命大头下去,遮住根根明晰的肋骨。四根针管,整整60针。刚刚一打完了,他紧绷的表情一下就不知了,大笑了出来,遮住洁白的牙齿。每天练字一个多小时从去年12月21日回到西南医院,杜富国在这里童年了300多天,现在他早已可以自如上下楼梯,不必人挟。

排雷英雄杜富国失去双眼双手1年后:被子仍要叠豆腐块

医院为他配上了一只机械手,可以作出“进、紧、旋”三个动作,对应“张开手、问候、旋转手腕”。杜富国现在在希望练字,他完全每天都要苦练上一个多小时。在右边小臂上绑一支笔,靠左边的小臂定点起笔,现在他早已能写自己的名字、“不忘初心”等不少字。回忆起那次使他丧失双眼和双手的发生爆炸,杜富国不愧疚:“我伤势后,半个月就拒绝接受自己了,我不愧疚,如果愧疚就拒绝接受没法自己。”他悬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:“只有自己是自己的敌人”。他坚信,一切都可以战胜。跑完三公里要用13分钟杜富国迫不及待地想让自己显得更佳。10月24日下午三点,完结午休后,杜富国经常出现在康复楼二层磨练室,他在鼓吹重力跑完台,一跑完就是三公里、五公里。康复师讲解,他现在跑完三公里,大约只必须13分钟,比一般成年男子速度还要慢。每个刚刚认识杜富国的人,都小心翼翼,害怕不小心问及他的伤处,但杜富国自己却整日笑呵呵,讨厌把空空的袖管甩来甩去。苏醒一周后,杜富国深感幻肢疼,有时候有个手指头痛一下,他去碰,却什么都没。“这种疼就是一种虐待”,这是他唯一流露出的伤心。谈及未来,他还不过于确切自己要做到什么。能确认的是,他想要回到部队,做到一份力所能及的工作。